6677.ga/.html

忘记了在哪看到的一句话:人类从不能战胜病毒,只有病毒饶过人类。经过新冠病毒疫情冲击下的几个月,越来越深刻的验证了这句话的意义。人类应该学会与病毒共存,如果总是抱着杀死病毒的欲念,最终会损害的是自己。

从生物学来说,人体中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微生物(你可以把他们当中的一部分称呼为细菌或病毒),哪些是有益的?哪些是有害的?这是个没有答案的问题,当人体内各种微生物组成的生态环境处于平衡的时候,人类就是健康的,当不平衡的时候就是不健康。如果人们非要将一部分微生物杀死,最终人类自己的命运就会堪忧。

我们经常为历史上爆发的大瘟疫而悲伤,悲伤的是那些逝去的生命。但病毒本身就是自然世界的一种存在,任何人都无法拒绝,与病毒的相伴相生就是人类不断进化的过程,如果没有这些细菌和病毒,也就没有我们今天的人类,所以不仅无法拒绝,也不能拒绝。

对于人来说,新冠病毒是一种全新的病毒,人体还未能建立与它和平共处的环境,现在就是有害的,未来,一旦人体可以建立与新馆病毒和平共处的环境,就不能称之为是有害的。所以,它就是一个病毒,是一个客观存在,是人类进化的一个过程而已。

所以从生物学上来说,“人类战胜了病毒”这个说法是十分可笑的。大千世界,无论宏观还是微观,无论动物界还是植物界,无论微生物还是生物,我们唯一正确的态度就是“和平共存”,还有其它的选择吗?

即便未来发现了新冠病毒的疫苗,可以给人类建立起抵抗新冠病毒的抗体,但这也是与新馆病毒一起共存的方式,并不是消灭,注意,这不是消灭!

从生物学上来说是如此,从经济学上来说更是如此,人类必须学会向病毒妥协,学会与病毒共存。

欧美的疫情尚未结束,只能说有些国家的确诊数曲线开始走平、部分欧洲国家则开始回落,疫情远远还没有结束,但西班牙、德国、美国的部分地区已经复工,剩下的国家和地区也在计划复工。而南美最大的国家巴西,虽然卫生部门和各州要求人们居家隔离以抵抗病毒的传播,但总统强烈反对,他要求巴西整个国家保持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也就是说,他要求人们不要把病毒当回事!

病毒真的不是事吗?当然是事,而且是很大的事。根据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的最新数据,全球感染数已经是近300万,死亡数字是20多万,这不仅是事,而且是整个世界的大事!无论欧美还是巴西的领导人都清楚这一点,因为他们有眼睛,看得到上述数据!

但如果为了彻底抵御病毒的传播将人们长时间隔离起来,人们身上的房贷车贷等各种贷款怎么办?虽然美欧等部分国家给中下人士提供了数月的生活补助但只能维持基本生活,各种债务的还本付息可以延迟,但总要归还。人们长时间不出去工作(这就是企业不断倒闭,失业率不断增长的过程),就会丧失还款能力,银行就只能集体倒闭!当银行集体倒闭的时候,央行只能海量印钞来救助,通胀就会一飞冲天,这就是国家和全民共同破产的道路。对于巴西、印度、菲律宾、非洲等众多发展中国家来说,还有数量庞大贫民窑,一旦为控制疫情传播而隔离人口,人们就会立即陷入生存危机之中,这种人道主义灾难所造成的危害会远超过病毒带来的危害!!!

同时,经济全球化之后,全球的产业链已经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南美、北美几乎就等于是世界的面袋子、肉篮子。如果南美、北美将人们长期隔离,码头、公铁路运输、农业生产资料生产企业就会停止运转,农场、农产品和畜产品加工企业就只能破产,这对于当事国来说当然是灾难。而那些谷物进口国的很多人就只能挨饿了,这会导致更大的灾难。在一些人嘲笑特朗普推动复工复产、嘲笑巴西总统拒绝因抵抗疫情而采取普遍隔离措施的同时,也在嘲笑自己的肚子。当然,如果亚洲迟迟不复工,欧美国家也要考虑到哪里去购买口罩药品等医护物资,是否会造成更多的死亡,等等。

疫情很凶猛,但如果各国执行长时间的隔离政策,造成的生命财产损失会远超疫情所造成的损失,它一样凶猛,甚至更凶猛。

病毒不断传播是大事,对国民长时间隔离造成的“国家破产”和人道主义危机也是大事,两者之间如何平衡,即与本国的实际状况有关,也考验各国领导人的智慧。别去嘲笑别人,因为这是一个取舍之间的平衡难题!并没有绝对正确这样的选项。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等待病毒彻底消失之后才复工,这是任何一个社会都无法承受的!人类必须学会与病毒共存,在此过程中有序地、缓慢地重启生产活动!

妥协、共存才是人类行为的最高艺术,包括向病毒妥协,学会与病毒共存。